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热门信息

影响 电影

  

热门信息

热门信息

热门信息

  顾长卫在76年高中毕业后一直没有工作,在他看来,考大学是找工作的机会,吃饭的保障,“当时的愿望程度真的就这么浅,这么普通。” 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电影频道特别推出40集大型专题片《影响改革开放40年的中国电影》,用重磅影人专访配合珍贵影像资料,带观众重温四十年来银幕内外的流金岁月。 对于电影专业,他们也许没有清晰的认知,却无不将这次恢复招生视为转变命运的机会。 张艺谋在摄影阐述中直言:我们想表现天之广袤,想表现低之沉厚;想表现黄河之水一泻千里,想表现民族精神自强不息;想表现人们原始的蒙昧中焕发而出的呐喊和力量。 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这届考生来自五湖四海,年龄层跨度很大,社会背景也迥然不同。 “那个时候,整个社会充满了一种积极向上的能量,你真的觉得你不能浪费时间。”“有一种拼了的感觉,非常的活泼,非常的奔放。” 比如,张艺谋仅有初二的文化水平,因为体育不错,差点报考了体院,“我对电影一无所知,只要能上大学,能改变命运就可以了。” 透过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夏钢李少红顾长卫霍建起等代表影人的口述配上一幅幅珍贵影像,那段尘封的历史记忆在观众面前徐徐展开。 8月22日,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发布了七个故事之一《回归》的预告。《我和我祖国》选取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七个历史瞬间,由薛晓路执导的《回归》聚焦... “勤奋”并不是张艺谋的专利,而是那一代人的共同风貌。“他们看过的好电影,都要一格一格地画下来。录像带上要前进后退前进后退一格一格地看。镜头的调度,景别的变换,推拉摇移全都学会了。”电影学院教授黄式宪说。 “那时候只要有电影就会千方百计去把它看了。甚至都是外语片,可能看不懂,听不懂,但也要去看。”田壮壮说。 田壮壮说:“我们可能没有上过学,但是我们在社会里见到了人、见到了天、见到了地,知道什么叫做爱,知道什么叫做责任,知道什么叫做给予。 正是这种自由平等的教学氛围把反叛创新的因子注入到第五代电影人的血液中,成为取之不尽的精神能量。 作为最后一批带有理想主义和集体主义色彩的电影人群体,第五代导演作为一个时代的标志已经过去,但他们的精神和创作依然影响着现在和今后的中国电影。 夏钢则坦言一部分是兴趣,一部分是无奈,“我们小学五年级就停课了,挖防空洞,下乡劳动,毕业了以后我又做了八年修马路的工人。” 1978年9月,聚集在北京郊区朱辛庄,北京电影学院的153个年轻人,是为艺术而来的。与其说他们代表了那一年的上万考生,还不如说他们代表了十年间失学的整整一代人。 过去一年中最能吸金的男演员是谁?以漫威电影在今年的火爆程度看来,三大主演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小罗伯特·唐尼、克里斯·埃文斯极有可能榜上有名。... 为了“圆梦”,他四次来北京,展现出超人的毅力,还将自己精心准备的作品集寄到了文化部长手里。 就在朱辛庄以后不久,这些年轻人以第五代之名,从80年代初开始横扫千军,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成功,获得了声誉。 陈凯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我们的老师主张我们打倒自己的老师。”这在世界教育史上都是罕见的奇观。 更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本科教学与其说是老师授业解惑,不如说是共同学习,教学相长。 2018年4月21日,第九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表彰大会将年度特别表彰授予所有的中国电影第五代电影人。此时,距离他们当年入学整整过去了四十年。 “你就完全没有看过这种电影,完全不知道西方是这样的电影,看完之后我就晕了,懵了。” 从前苏联的艺术电影到七八十年代美国和欧洲的新电影都曾是第五代电影人的教学素材。 虽然《一个和八个》当时在国内和国际上都没能激起回响,但影片强烈的电影造型语言,彻底颠覆了人们对中国电影的既有印象,也让78班同学看到了拍好电影的希望。 影片讲述了陕北农村贫苦女孩翠巧,自小由爹爹作主定下娃娃亲,无法摆脱厄运,只得借助信天游的歌声,抒发内心的痛苦。 那时,高考刚刚恢复,教育“百废待兴”。电影学院的师资力量是临时组合的,教科书也没有完全准备好,最好的学习方式莫过于“看电影”大量观看国外的大师经典和流行作品。 用导演夏钢的话说:“这是我们一生中第一次,能够自主选择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说我靠自己的努力可以改变一些东西。” 大学毕业不满一年就独立拍片,在当时的中国电影界史无前例,也算国营电影制片厂“不拘一格降人才”的破天荒之举。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获得文化部部长特别批示,破格录取,症状_分类_百度百科!搭上了78班的“末班车”。 1978年9月18日,北京电影学院恢复本科招生,被世界权威的《电影手册》评为20世纪电影史上100个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 那时候没有录像带,没有DVD,老师需要到资料馆去借拷贝,按照谢飞教授当时的记录,平均每周四部,一共借了一千多部片子。 我们后来把这些都放到我们自己的电影里面,用自己的命来做电影,我想这个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一种态度吧。我希望以后的电影人也这样,把我们中国电影人的那种骨气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8月19日,有网友在微博晒出偶遇王一博考科目四的照片。照片中,王一博身穿黑色T恤,搭配军绿色迷彩长裤,酷帅十足。素颜的王一博头戴棒球帽,口罩遮面十分低... “这10年,人的内心、精神都是枯竭的,就像一块海棉,什么都没有,然后突然有这样的机会,大家就蜂拥而至。” 第五代导演的求学与发韧,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同步。时代造就了他们的成长,他们也造就了中国电影的突破与辉煌。 一开始,张艺谋这种“懵了”的状态常常受到“见过世面”的陈凯歌和田壮壮的调侃,“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1993年陈凯歌的《霸王别姬》荣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第五代导演迎来了创作巅峰。 张艺谋仍清晰地记得开学典礼上放映的两部参考片,“一个是《翠堤春晓》还有一个是娱乐片,法国的叫《方托马斯》,上天入地得很热闹,比基尼,你看晕了。 再没有比十年没受过教育的人更渴望读书了。那种对于“知识”如饥似渴般的殷切渴求,是那一代学子共同的精神气质。 第五代电影人的作品真正在国际上产生影响力还要从1985年陈凯歌执导的《黄土地》算起。 《黄土地》的意义还在于影片对于农耕文明产生的落后思维的深刻反思,探寻着如何塑造中华民族的现代性格,这份“反思热”具有极强的时代烙印。 1983年5月,广西电影制片厂批准以张军钊、张艺谋、肖风、何群四名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生为主体,成立全国第一个“青年摄制组”,投拍电影《一个和八个》。 8月22日,首部聚焦消防员工作和生活的电影《烈火英雄》在上映22天后突破15亿票房大关。片方特意发布“15亿”海报纪念这一重要时刻。 张艺谋的导演处女作《红高粱》也在不久之后拿下西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成为第一部荣获国际A级电影节大奖的中国电影。 听了这话,张艺谋并不反驳而是选择埋头苦读,以勤补拙,成了78级公认的勤奋标兵。 如摄影系的张艺谋、顾长卫、吕乐侯咏,导演系的陈凯歌、田壮壮、夏钢、李少红、胡玫,美术系的何群冯小宁尹力、霍建起。是他们掀起了中国电影的第五代浪潮。 这一集就把镜头对准了中国电影史上的“黄金一代”第五代电影人。 “每天晚上,他都是最后一个上完晚自习从教室里回来,然后又在那儿写半天,最后坐在床上看半天,最后熄灯的一定是他。在生活中也是,他好像也不太会跟别人聊别的事。三句话不离电影。”顾长卫这样描述学生时代的张艺谋。 四十年以来,第五代导演始终紧随中国电影市场发展的步伐,以持续不懈的创作撑起中国电影的半壁江山。如今他们虽都已年过花甲,却依然活跃在中国影坛,新作不断。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0-08 05:31,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热门信息 影响 电影
 宾利赌城 北京PK10注册 秒速牛牛官方平台 重庆时时彩 白菜网送彩金 棋牌游戏平台送彩金 众彩彩票网 买彩票技巧 彩运网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